欢迎您访问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门户网站!
今天是
首页 > 资讯动态 > 行业信息
 
塑造具有国际识别性的成都文化地标
发布日期:2019-10-23 17:20   发布机构: 市文广旅局科宣处   浏览次数:
〖字体: 〗〖背景色: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 〗〖 打印本稿〗〖 关闭

就像长城之于北京,埃菲尔铁塔之于巴黎,自由女神像之于纽约一样,当说到一座城市时,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,往往是她的文化地标。文化地标是烙印着鲜明的城市文化特征,散发着浓郁的城市文化魅力,具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城市公共空间,它可以是一幢建筑、一个街区、一座桥、一个雕塑、一处历史景观,也可以是一处蕴含着厚重文化精神的自然景观,比如杭州的西湖。它是城市文化精神的物质化载体,是城市文化形象的可视化呈现。城市文化地标一方面在外观设计上有着对于创意性的较高要求,要给人耳目一新的独特效果,才能区别于其他城市,成为一座城市的标志。另一方面在功能上要发挥文化中心的凝聚力,成为城市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据点,文化创意产业的核心高地。

城市文化地标是历史的,也是现代的。她既包括体现城市文化精神、承载重要历史事件的历史遗存和自然景观,也包括体现城市文化特征、展现时代主旋律的现代建筑,尤其是那些彰显城市人文品位的文化设施、公共空间,如博物馆、图书馆、美术馆、广场、雕塑、街区等。

文化地标:历史与当下的邂逅

拥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独特的城市文化个性的成都,历来都不乏享誉神州的文化地标。除了利泽千载的都江堰水利工程、天下第一幽的青城山、翘首江畔的望江楼、庄重肃穆的辛亥保路纪念碑等,这些我们熟知的文化地标,还有不少曾经的文化地标已消失在漫漫历史长河中。有幸的是我们仍然能在文献古籍、诗词歌赋中时常见到他们的倩影。

如位于成都市北门外,气势宏伟的古蜀王羊子山祭台,是整个成都地区,甚至整个四川省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座先秦地面建筑,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当时国内最大的祭祀台。它可以算是古蜀王国最重要的政治性地标建筑,在古蜀政治生活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。

再如李冰在主持开凿穿流成都平原的二江时,呼应天上的北斗七星,建造了七座桥:冲星桥、玑星桥、员星桥、长星桥、夷星桥、尾星桥、曲星桥。有意思的是,如若用线条把七座桥连接起来,真的与北斗星座的形状相似。这七座桥既是连接郫江和检江的重要枢纽,也是当时成都人口居住较为密集的区域出城必经的通道。七桥中最有名气的当数横跨在城南检江之上的长星桥,它因诸葛亮为出使东吴的使节费祎送别时,感叹“万里之路始于此桥”,而得名万里桥。七星桥是当时成都重要的交通设施,加之独特的设计,远播的声名,使其成为先秦时期成都的重要文化地标之一。

又如位于成都中心的摩诃池。起于隋代,至于民国,名噪千年的摩诃池,前后蜀时期是亭台楼阁、雕梁画栋的皇家园林,至唐宋则成为成都最负盛名的泛舟游览宴饮场所,不仅本地官员百姓在此休闲,也成为入蜀的外地文人必定打卡的网红地,如杜甫、陆游、高骈等众多著名诗人都在这里留下了千古佳作。因此,繁华的摩诃池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内,都是成都休闲娱乐性的文化地标。

还有隋朝蜀王修建的散花楼。位于成都东门的散花楼,正如其得于天女散花典故的名字一样,其故事也极富浪漫气息。散花楼是当时官吏士人们登览聚会之佳处,李白专门题写五律《登锦城散花楼》,“日照锦城头,朝光散花楼”抒发登楼之感如同上九天游览一样妙不可言。他也曾将散花楼与长安皇家林苑相提并论,说是“北地虽夸上林苑,南京犹有散花楼”(《上皇西巡南京歌》)。晚唐诗人张祜、顾云等也都留有诗文赋写散花楼。在散花楼之外,名扬天下的张仪楼、筹边楼等,都堪称唐代成都的文化地标。

古有荟萃文人墨宝之所,今有网红打卡拍照之处,这大概应是判别文化地标最直观的标准了。今天成都大厦林立、高架通达,广迎五湖四海之宾客。人们来到成都在寻觅各种美食之余,不免会找几处最成都的地方拍拍照片,发发朋友圈。恋旧好古者,会在宝瓶口凭栏眺望滔滔江水,在武侯祠红墙夹道的竹影斑驳下驻足片刻,在草堂古朴清雅的杜甫千诗碑中漫步赏玩,在宽窄巷子的午后阳光里举杯小酌,在鹤鸣茶社的铜壶茶船里摆起龙门阵。追求时尚的新生代们,则喜欢与IFS憨态可掬的大熊猫雕塑同框,在方所、钟书阁等颇具现代设计创意的书墙边安静阅读,在太古里琳琅满目的时尚店堂里流连忘返。这些节奏缓慢、品格闲适、气质文雅,又焕发生生不息活力的古迹名胜、历史街区、文化场所、民俗空间等共同组成了当下成都的文化地标。

成都文化地标:方向与思路

文化地标是城市文化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,往往反映了城市最核心的文化特征,其知晓度与城市的文化影响力成正比。对于正在努力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成都而言,塑造具有唯一识别性的独特文化地标是必要的。

然而为建文化地标而大张旗鼓地贸然打造,却往往会适得其反。文化地标必定要遵循其典型性和稀缺性的特点,它区别于一般的文化景观,并非是体现城市任何文化要素的公共空间都能算作文化地标。只有对城市文化总体精神,或城市最重要文化气质集中呈现的公共空间才能称之为文化地标,它是少而精的。因此,不宜大肆建造文化地标。现阶段,成都塑造文化地标的途径,大致有内涵式升级和浸润式建设两种方式。

所谓内涵式升级,是说在已有设施基础上,进行提质增效。成都已拥有一批底蕴深厚的历史遗存、体量宏大的公共设施,以及设计独特的大型建筑物,具备成就文化地标的潜力。我们需要集中力量,加大历史文化内涵的挖掘力度,全方位融入当下文化语境,充分考虑国际文化传承特点,通过管理优化、服务升级、手段创新、活动宣传等多种形式,将文化景观、文化设施、历史街区等,与文创产业、旅游业、商业等有机结合,聚集人气、提升魅力,从内容和功能上,促成已有的文化名胜、博物馆、图书馆、美术馆、音乐厅、大型书城等向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文化地标升级。

而浸润式建设是指在新建城市公共空间或文化设施时,“润物细无声”地巧妙融入天府文化的特色内涵,使其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文化地标的光芒。充分利用东部新城建设、天府新区建设、中优等建设契机,在外观设计、功能开发等方面,将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天府文化有机植入,既以历史文献为依据,从传统文化中寻找灵感,又以当下审美价值为标准,紧扣时代文化精神,以大型文化景观、文化设施、商业综合体等多种形式呈现。

成都需要具有全球唯一性、识别性的城市文化地标。天府文化是成都文化地标的灵魂与源泉。而成都人的那份智慧、洒脱与闲适或许才是最成都的文化地标。


上一条
下一条
相关资讯